2019新增学校统计:广东数量上一枝独秀,国企成办学新力量

2019年,中国的国际学校数量将继续高速增长。根据新主义在线四库全书(New Doctrine Online Siku Quanshu)的数据,今年9月有66所新学校(不包括它们是否获得了各种国际课程认证)被学校录取并进入正式运营。就数量而言,与去年的增长没有太大不同。(如果有任何错误或遗漏,请在留言区进行评论~)

从地域分布来看,这66所学校分布在全国18个省和地区,增量最大的是广东地区,华东地区仍然是新学校的聚集地。从学校类型来看,私立国际学校继续保持高增长率,而外国儿童学校和公立学校国际系(班)的增长率仍然很低。从组织者的背景来看,国有企业作为今年办学的主体之一,是今年备受关注的一大现象。此外,教育集团开办的新学校数量已经超过新生品牌学校,这表明集团教育已经成为主流。从品牌类型来看,英国学校的数量远远超过美国学校,成为进入中国最受欢迎的外国品牌类型之一,表明英国品牌学校仍在加速进入中国。在此之前,今年的新学校在课程和学费方面有了一些新的变化。以下是详细的分析:

广东省一直是国际教育的高地之一。从今年的增长来看,广东省表现异常出色。2019年,新理论得知,2019年广东省将有15所新的国际学校。

广东省的突出表现可归因于其良好的经济基础和庞大的高消费人口基础,为国际学校提供了丰富的土壤。更重要的是,政府一直在政策层面大力支持私立教育和教育国际化。广东省政府不仅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还进一步扩大对外开放,积极利用外资,不遗余力地吸引国际人才。

今年以来,优惠政策不断出台。2月18日,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布了《粤港澳海湾地区发展规划纲要》(以下简称纲要),提出了“建设人才高地”的明确构想。3月14日,为支持粤港澳大湾区建设,财政部、国家税务总局发布了《粤港澳大湾区个人所得税优惠政策通知》(以下简称《通知》)。

根据通知,广东省和深圳市将根据内地和香港个人所得税负担的差异,对在海湾地区工作的海外(含港、澳、台,下同)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给予补贴。补贴将免除个人所得税。大湾区境外高端人才和紧缺人才的认定和补贴办法,按照广东省和深圳市的有关规定执行。基于此,从长远来看,广东仍是民办教育发展最有希望的地区,学校仍将保持高增长趋势。

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从2019年新学校的品牌分析来看,许多首次进入中国的品牌将选择广东作为他们第一所学校的所在地。例如,埃莉诺·霍利斯学校(leh School)和坎特伯雷国王学校这两所历史悠久的英国公立学校,今年都首次进入中国,前者在佛山,后者在深圳。然而,两所首次进入中国的美国品牌学校——汇通学校和爱文世界学校——也选择深圳作为他们第一所学校的所在地。

与广东省相比,其他省份在数量上略逊一筹,但就集群效应而言,长三角地区在新建学校总数上首屈一指。

近年来,以上海、江苏和浙江为主体的长江三角洲地区的国际学校数量迅速增加。同时,2019年也是以江苏省为代表的华东地区快速发展的一年。新理论认为,2019年,中国东部的上海、江苏、浙江、安徽和山东五省将设立22所新的国际学校,占全国新国际学校总数的33.3%,占世界的三分之一。其中,江苏省新增8所国际学校,成为2019年国际学校数量少于广东省的第二大省。

一般来说,区域国际学校市场的快速发展与当地的经济条件和政策环境有关。像广东、江苏、浙江和上海一样,作为我国经济最发达的地区之一,人均可支配收入居全国之首,人民在教育方面的支出也不吝啬。

从区域经济发展的角度来看,江苏作为国家第一梯队的主要经济省份,2018年首次进入9万亿俱乐部,国内生产总值达到9.2万亿,超过了世界第13大经济体澳大利亚。2018年,安徽国内生产总值首次突破3万亿大关。截至2019年7月30日,在发布2019年上半年经济数据的27个省份中,中国东部的江苏、山东和浙江都位列全国前五名。经济基础决定了对高水平和高质量教育的追求。相应地,居民的观念也在不断提高,这在一定程度上促进了市场的多元化和繁荣。

江苏、浙江和上海的私立教育也在政策层面上受益匪浅。从2017年开始,省级政府出台了《关于鼓励社会力量兴办教育促进民办教育健康发展的实施意见》,明确实施了民办教育的全程审批,并在多方面给予优惠政策。该政策放宽了办学条件,拓宽了办学融资渠道。2019年2月1日,江苏省发布了《省政府办公厅关于进一步调整优化结构、提高教育经费使用效率的实施意见》,明确指出支持社会力量兴办教育,逐步提高社会投资在教育经费总额中的比重。鼓励各地设立民办教育发展基金,用于发展非营利性民办学校。

在66所新的国际学校中,只有3所是为外国人的子女开设的,1所是为公立学校的国际系(班)开设的,还有62所私立国际学校。相比之下,私立国际学校已经成为绝大多数学校经营者的首选。

公立学校国际部(班)的增加仅占3%,这与国家政策取向不无关系。对公共国际部利用基本公共资源进行个性化教育和选择性教育服务的质疑,以及“无证”国际班的混乱,导致了公立学校国际部(班)的严格政策标准。自2013年以来,教育部和地方行政部门开始收紧公立学校国际班的政策。现有的国际公开课很难大幅增加招生人数。

目前,许多省市已经停止了公立学校国际系的招生,不仅是公立学校,还有私立高中。

以云南为例。2019年7月1日,昆明市教育体育局发布[市2019]150号文件《关于昆明市普通高中国际部2019年注册的通知》,表明根据《云南省教育厅关于进一步规范普通高中国际部内部管理的通知》的要求,为进一步规范昆明市普通高中国际部内部管理,普通高中国际部已在全市范围内进行了全面检查、清理和重新注册。其中,2019年未注册的两个国际系被暂停注册。其余未经云南省教育厅批准自行设立的国际系,在获得云南省教育厅正式批准前,被责令停止招生。

外国国民子女学校数量的增加也仅占5%。一方面,这与中国整体产业结构的调整、经济增长放缓导致的在华外籍人数减少以及需求低迷导致的低增长有关。

另一方面,目前,国家在大力支持国际教育发展的同时,也提出了相应的规范和要求。正确的政治思想定位尤为重要,这就要求学校在开展国际教育的过程中重视本土教育,培养具有国际视野和中国根源的未来人才。

目前,外籍人员子女学校原有的生源结构发生了很大变化,从外籍人员子女到持有中国护照的中国群体逐渐增多,逐渐成为这类学校的招生主体。

在2019年新增的66所国际学校中,教育团体开办的新学校多达37所,占新学校总数的56.1%。这是对许多全新学校的胜利,表明团体教育已经成为主流。以现有国际学校为主导的集团化学校,扩大了其他地区优质教育资源的覆盖面,在最短的时间内以最快的速度和高起点解决了该地区国际化学校的重大问题。

以诺德教育集团为例。2019年,诺德教育集团将在中国开设四所学校,包括北京市房山区诺德学校、佛山市诺德学校、南通市诺德双语学校、深圳市龙华区诺德双语学校。膨胀率相当惊人。根据新理论的统计,有两个或更多的教育团体将在2019年开放学校。除了诺德教育集团,还有枫叶教育集团、上海协和教育集团、世外桃源教育集团、杜威教育集团和金融街教育集团。这也是近年来中国国际学校保持高增长率,而私立国际学校比例逐年上升的原因之一。

从地区角度来看,大多数教育团体都在二线和三线城市设立了新学校。未来,教育集团的竞争也将主要集中在二、三线市场。

在2019年新增的学校中,北京金融街润泽学校是一个闪亮的存在。据了解,北京润泽学校采用“政府支持、企业运作、教育者教育”的模式,由著名的国有企业金融街教育(Financial Street Education)组织。这种办学模式具有天然的红色基因,其最大的优势就像学校本身的宣传口径一样。“国有企业组织者不仅对学校有更丰富的财政支持,而且有更长远的发展眼光和更好的社会声誉。他们把教育的社会责任和社会效益放在首位,以国有企业的宽广胸怀为学校的发展提供了一个更好、更宽松的环境,从而为未来的教育提供了有力保障。”

除了北京金融街润泽学校之外,2019年新开设的学校是北京正泽学校浔辽湾分校。在上述两所学校开学之前,第一所金融街教育私立学校北京正泽学校将于2018年开学。

除了金融街教育,国有教育也是过去两年国有企业办学的典型例子之一。2018年,国家开发银行旗舰教育平台郭凯教育签署合同,引进久负盛名的英语学校“乐爵学院”。开元教育基金作为引进乐珏学院的中国代表机构,隶属于郭凯教育集团。其股东是国家开发银行和郭凯金融。

依靠其背后的股东,郭凯教育基金声称拥有一套完整的教育支持模式。国家开发银行作为引进乐珏学院的中国代表机构,与政府有着密切的联系。“依靠政府资源,国家发展教育集团可以依法获得高质量区域发展的权利,并将始终站在政策方向的前列。郭凯金融拥有强大的资本基础和与顶级外资对话的能力。它可以在学校资金方面提供充分支持,帮助学校改善硬件设施,招聘顶级国际教师,并长期培养最优质的教育资源”。

国家开放教育和乐珏公立学校规划的第一所学校是南京乐珏公立学校,位于南京市江宁区麒麟科创花园蒂奇街与梁云河交汇处,占地约10万平方米。根据计划,南京乐爵公立学校(Nanjing Lejue Public School)是一所k-12双语学校,可容纳约2500名学生,从幼儿园到高中有一个统一的体系。它分为四个部分:幼儿园、小学、中学和高中。2019年9月,南京乐爵公立学校幼儿园开始招生。

以金融街教育和国家开放教育为代表的国有企业已经成为国际学校产业的一种新的经营模式。根据新理论的统计,到目前为止,除了金融街教育,包括金茂教育和厦门国际贸易在内的许多国有企业都有办学计划,这意味着国有企业作为重要的参与者正在进入国际教育市场。

客观地说,国有企业进入k12国际教育和更严格的政策监管环境与其自然优势不无关系。目前,国家加强了对基础教育国际化的管理。不急于盈利的国有企业的发展态度,熟悉国家政策,拥有获取土地、办学资质等更便捷的硬件优势,都为国有企业涌入k12教育领域开辟了道路。然而,随着国有企业进入k-12学校领域,私人资本主导的产业生态可能会发生变化。

毫无疑问,中国庞大的教育市场是海外精英学校的巨大磁石。近年来,中国经济发展迅速,人均可支配收入不断增加。教育是国民生活的刚性需求之一,越来越多的家庭愿意增加这方面的经济投入。从目前的情况来看,英国品牌保持着绝对的主导地位,扩大了在中国的分布,并继续在中国国际学校市场发挥自己的力量。美国品牌也加快了进入中国的步伐。

自英国前首相特里萨·梅2018年访华以来,中英教育再次见证了合作浪潮。包括乐珏公立学校、阿德科特学校和米德尔顿公立学校、达勒姆国际学校有限公司、莫赫尔文学学院、圣比斯公立学校和维亚公立学校在内的七所英国学校与中国合作伙伴签署了合作协议。

2018年至2019年,杭州萧山学院新校区正式开学,杭州萧山区惠利学校和杭州惠灵顿外籍儿童学校举行开学典礼,英国默里学院(British Murray College)在成都新津举行成都默文学校奠基仪式,南京乐爵学院登陆南京江宁区麒麟高新区,英国埃莉诺霍利斯学校在佛山市举行建设仪式,佛山外籍儿童leh学校于今年9月开学。

随着中英教育合作的热潮,今年中美合作也在升温。美国品牌学校今年加快了进入中国的步伐,以首次进入中国的艾生教育集团(拥有贝塞尔学校)、艾文世界学校和汇通学校为例。今年9月,艾生教育集团在南京开设的南京贝塞尔外籍儿童学校正式开学。2018年3月,汇通学校全球品牌大会(深圳站)在蛇口举行,宣布汇通学校深圳校区正式成立,将于2019年秋季开始。自2017年起,深圳明德实验学校与美国福音世界学校(American Evangelical World School)签署合作协议,这是“明德学校主福音学院”的全球教育创新项目,福音世界学校深圳校区今年将首次开设幼儿园课程。

从国际课程的比例来看,a级仍然是新增学校最受欢迎的选择,占34%,而ib和ap课程的比例相同。

a级课程成为新学校的首选,具有现实意义。与其他课程体系相比,a级课程作为目前最国际化的课程体系,除了课程范围广、难度适中之外,已经得到世界上许多国家的认可,并允许学生根据自己的情况选择课程,这对于学生进一步学习非常有利。然而,1gcse课程学习可以很好地与a级课程相衔接,因此比例高达20%。Ap课程和ib课程占23%,ap考试成绩作为美国高中教育的重要组成部分,得到了美国大学的高度认可。Ib课程框架明显,灵活性大,操作难度小,这也是为什么越来越少的学校选择ib课程的原因之一,但不可否认ap课程和1b课程越来越受欢迎。

新理论发现,国际学校高昂的学费与教师、土地和硬件设施维护的高成本有关。国际学校的收入来源相对单一。学费是国际学校的生命线,是保证学校正常运行和发展的关键因素。少量杂费和服务费只是补充收入。

在2019年新增的国际学校中,公立学校和外籍人员子女学校的数量非常少,因此新理论根据相关学校的相关招生规定将私立国际学校作为学费信息进行统计。根据2019年新国际学校的平均学费,城市水平越高,学费就越贵。

具体来说,一线城市私立国际学校的平均学费为18万元/年。新建一线城市私立国际学校的平均学费为14.4万元/年。二线城市私立国际学校的平均学费为98000元/年。与前几类城市相比,三线城市的国际学校更少,每一部分的总学费也更低。私立国际学校的平均学费为6万元/年。

一方面,学费代表课程的成本;另一方面,它代表家长和学生认可这门课程的程度。同时,新理论发现,引进国外优质教育资源并选择与国外品牌合作的私立国际学校的学费比其他类型的私立学校高得多。

在全国范围内,学费水平与地区经济发展水平正相关。热门城市的国际学校的平均学费不低,但仍有相当多的家庭愿意接受。也有一些家长不盲目追求高学费和高声誉的国际学校。他们通常更关注高性价比的学校。

新理论对2019年新增的66所国际学校在办学中是否存在违规行为进行了彻底调查。通过民政部的宣传资料(以中国社会组织网的信息为准)和各地教育委员会的资料,我们发现66所学校中不少没有获得办学许可证,还有很多学校超出行政许可和业务范围办学的例子。

没有注册信息,有两种情况:第一,没有教育主管部门的许可,学校不能注册;第二,学校已获得办学许可证,但未能在民政部注册,或未能注册。然而,无论是哪种情况,未经注册的私立国际学校招生和办学都是非法的。根据《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民办国际学校应当经教育主管部门批准后,按规定进行登记。未经注册办学将面临禁止法人资格和没收财产等处罚。

超越行政许可和经营范围办学,例如,一所学校的许可级别是学前教育,即幼儿园阶段,但实际的学校级别是幼儿园和小学阶段,这意味着该学校正在超越行政许可和经营范围办学。根据《民办非企业单位登记管理暂行条例》第二十五条,民办国际学校应当按照行政许可级别和登记范围开展办学活动。任何超出行政许可或者登记范围的办学活动都是违法的,应当立即停止。

上述现象的存在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国际学校市场的混乱无序,而监管不足是其原因。目前,国家对民办学校的监管正在逐步加强,民办学校的非法办学不可避免地面临被监管甚至被责令关闭的风险。新原则建议学校应该遵守国家法律法规,停止一切非法的办学活动,并对学生和家长负责。

根据新理论的统计,此前有84所学校公开发布了2019年开学信息,但实际上只有66所学校(占79%)成功开学,21%的学校由于各种因素未能如期开学。

学校不能如期开学的原因是:第一,学校规划不当、建筑设施不达标或与相关管理部门沟通不畅,导致学校在开学前匆忙改期,学校无法开学。第二,资金问题是学校发展的保证,不健康的资产模式必然会导致学校的经营困难。除了资金问题,办学资格是学校的基本要求。在过去的两年里,国际教育的概念在中国变得越来越熟悉。“市场需求”也在许多地方引发了“办学热”。与此同时,这也导致一些新的国际学校缺乏办学资格。第三,管理层与管理层之间的分歧是学校发展的巨大障碍,无疑给承诺的家长和学生带来了巨大的打击和幻灭。

除了上述情况,学校不能按时开学。例如,如果学校建成了,但没有招收学生,天气太糟糕,其他原因将成为通往成功的“绊脚石”。

总的来说,2019年新学校发生了许多变化,国际学校的发展也在上升。

附录:2019年新国际学校名单

本文转载自微信公众号《新理论》,作者karry。本文是作者的独立观点,并不代表芥菜堆的位置。请联系原作者重印。

快中彩 北京快乐赛车pk10 PK10人工计划 秒速快三app 广西快三投注

上一篇:下周又一冷空气南下影响江苏 下一篇:对阵厄瓜多尔阿根廷继续轮换,迪巴拉将休息